《傳家》小言 — 南懷瑾

 

二○○九年初冬,國際知名建築師姚仁喜偕夫人任祥到來,遇其同門登琨艷在座。登琨艷亦為享有國際盛名之建築師,彼此適得其會,談笑風生,講說現代文明與建築問題。正值此時,任祥取出她平日所作《傳家》書稿,含蓄的說,請老師過目指示,且說明自己多年來光陰並未虛度,想為社會文明與中國文化作一點貢獻。

我一邊翻閱,一邊頗為驚訝。目前大家都覺得社會風氣大有問題,中國人的生活方式,亦正處於不古不今、不中不外的轉變之中,大家莫衷一是。任祥是世家名媛,他的父母是我老友,皆為台灣當時政治、經濟、文化界的名人。她關心世事,為保留傳統文化,中國人生活起居部份習俗,以及啟發後輩少年兒童鑑古知今、繼往開來的知見,撰寫此稿,甚為難得。她生長在二十世紀中期以後的台灣,親受家庭影響,在時代的劇變中,因感受中西新舊文化的激盪而不安。

台灣號稱寶島,在我幼年時期的心目中,只知道它是海外名山,蓬萊仙島,可望而不可及。推溯十七世紀中期,明末清初之際,鄭成功率領全國各地豪傑,及不願作二臣者,進駐台灣、澎湖,因此二百餘年來,尚能保留中國傳統文化與各地生活的習俗。及至二十世紀中期,中國的局勢掀起空前未有的變數,導致全國各界人士及文化菁英遷移台澎,這是又一次中國文化在台的匯流。由於歷史上這兩次的文化總匯,雖不儘能代表中國全體各民族的傳統生活習俗,但也具體而微,足以代表中國文化於一隅,其中包括了客家文化、八閩文化、甌粵文化等遺風,這些大致都脫胎於河洛文化的古風。

任祥生當此際,並不熱衷追逐富貴榮華,而能做出一般人漠不關心,而卻與中國人生活最為切要的大事,極為可欽可佩!故喜為之介。

西元二○○九年十二月 歲次己丑初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