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滋味、做人的道理 — 洪蘭

 

十月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我下完課回辦公室,在走廊上看到一位風姿綽約的少婦坐在那兒看書,我第一個反應是「這一定是任祥」,立刻走上前去打招呼,果然是她。這是我第一次和她見面(舞台上遠遠看見的不算)。我為什麼敢這樣冒失?第一,她跟我有約,第二,人的相貌和行為跟這個人的品性和修養有關,這就是歐威爾(George Orwell)說的「隨著時光的流逝,每個人都有他應得的相貌」。

她來找我替她的《傳家》這本書寫些感想,我感到非常榮幸,一口答應下來。這本書我在新書發表會上聽她介紹時就很喜歡,立刻想買,後來知道它有九公斤重,我搬不回去才作罷。我原以為十天內可以交稿,想不到把這本書反覆看了兩遍以後,竟然不知從何下筆,因為太感動了。

這本書裡沒有人云亦云、剪刀漿糊,也沒有矯揉造作、無病呻吟,二十七萬字全是她自己寫的。我看到一個媽媽在反覆叮嚀她的孩子怎麼走人生的路;我看到一個科學家在實事求是:談到種菜,她在家中陽台用裝酒的木箱種菜;談到雞蛋,她養了土雞和飼料雞來作比較,她什麼都親身體驗過才敢寫出來,這種人現在太少了,我終於了解為什麼她的夫婿,姚仁喜先生,那天會在新書發表會上說,他不知道哪一天任祥要寫牛奶時,家裡會出現一頭母牛。最主要是我看到一個中國人把她自己的文化忠實的記錄下來、傳下去給後世子孫知道,光是這份心就令人感動不已了。

我們這一代接受過中國傳統教育,又去西方喝過洋墨水的人特別感受到文化侵略與文化流失的危機。剛回台灣時,有一天我在路上看到幼稚園的老師帶著小朋友在作萬聖節的遊行。我問一個小朋友:「你們在做什麼?」,那個孩子說:「不知道」,另一個說:「在做鬼啦!」,我說:「做什麼鬼?」大家都搖頭,我就問老師,老師說:「就是美國的萬聖節呀!」。老師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如果不知道,為什麼只是因為美國有,台灣就一定要學呢?我再問她:「那你們中元節有遊行嗎?」,她不耐煩的看著我說:「中元節遊什麼行?」,我說:「一樣是鬼節呀」,她轉過頭去不理我了。那天我很感嘆外國的東西不分好壞照單全收,我們自己的文化卻一點一滴的在流失。今天看到任祥花了五年的時光作出這一大套四本厚厚的《傳家》,真是感動莫名,她起而行之,把很多人心中想要做而沒有勇氣、能力或時間去做的事做出來了。蒙古有句諺語「嘴巴殺死的獵物搬不上馬,言語殺死的獵物剝不了皮」,任何事只有實做才是真的。

這本書雖然是講食衣住行,但是重點在食上。《禮記》說「夫禮之初,始諸飲食」,民以食為天,從飲食開始是對的。禮是一種美化的行為、和諧的秩序,老百姓最關心食,吃到好吃的,每個人都會喜笑顏開,因為食物中的碳水化合物會透過血腦屏障進入大腦變成血清胺的前身,血清胺跟情緒是直接的關係,使心情好。好吃的東西還會直接活化我們大腦中的愉悅中心,使大腦分泌多巴胺讓我們心情更加愉快(中國人生意喜歡在酒家裡談是有道理的,酒酣耳熱,心情好時,生意容易談成)。飲食的色香味無一不是藝術,說穿了,飲食就是生活的滋味、做人的道理。杜威說「生活即教育」,父母每天從飲食上教孩子規矩:有酒食先生饌、父母沒有動筷,孩子不可以先搶、吃有吃相等等,合乎禮的行為,就是我們說的「教養」。

中國人做人道理最多的就在飲食的禮節上,請客時,排位非常重要,誰坐上位,誰坐下位,複雜的很,不小心就得罪人。任祥家有個很好的方法,她請客,進門時先在玄關拿對聯的半張,進屋後,去椅子上尋找另一半。例如在門口拿到「天增歲月人增壽」,進門後就去尋「春滿人間福滿門」,這樣一切隨機,就不會有人抱怨,真是高招。任祥做事總是皆大歡喜。

這本書的另一個特點是美,書中每一張圖都美的不得了,你一邊看一邊在想:「怎麼可能拍的出這麼美的圖?」,它所傳遞的訊息是中國的文化是美的、是深厚的,只有慢慢欣賞才能體會到中國人的智慧,尤其在食衣住行這個基本的生活文化中,「美」更是重要。同樣是進食,有文化的和沒有文化的差別就在這裡。

這本書不但是中國人的生活智慧,它更是父母傳給孩子的寶,它讓孩子知道祖先曾經是如何的生活,創造出怎樣璀璨的文化。做人子孫不可妄自菲薄,不可「漢人學得胡兒語,站在牆頭罵漢人」,崇洋媚外。在經過一百多年來的列強欺侮後,重新建立民族信心是很重要的。

民族自尊心是要透過了解自己的長處,從生活中去建立起來。「草藥」就是個好例子,的確有些西醫無法治的病,中醫沒開刀就治好了。我小時候有個跟我同年的鄰居孩子,不知得了什麼病,肚子漲的像鼓一樣大,送去台大醫院,醫生說無救了,叫家人抬回家準備後事,正巧碰到一位懂得中醫的先生,開了一帖草藥,那孩子居然活了過來,開學時又跟我一起上學了。可惜的是中國人常惜墨如金,沒有把藥方寫下來,又傳子不傳女,許多偏方都失傳了。幸好現在開始用科學的方法去研究中藥,失去的雖然已經找不回來了,至少是亡羊補牢,而且透過科學研究可以開發新的藥方。看到先人生活的智慧有這麼多我們可以學習的地方,這本書叫「傳家」,名字取的太對了。

 

另一個我很喜歡的地方是任祥教育孩子的態度:她家沒有電視,孩子休閒是看書不看電視,而且家中的電腦放在公共空間,孩子不能關起門來在房間上些不該上的網。在現代,很多父母做不到這一點,有些人一回家就要扭開電視,即使不看也要有聲音,無法一個人安靜獨處,如果父母看電視,孩子怎麼可能不看呢?最近有研究指出,一個人若是要借助物資或外力才能填補心中的空虛,這個人是不快樂的。不快樂的父母常會有不快樂的孩子,台灣憂鬱症這麼嚴重,物慾橫流、精神空虛是個原因。這本書不但談中國人的食衣住行,也談到很多生活的態度,人只要生活有原則,做事腳踏實地,凡事求真、求善、求美,就不須靠外在聲光來滿足。成就感不是禮物,沒有人可以給你,你必須自己努力去「賺」(earn it)來。

這套書我花了兩個禮拜仔細拜讀,每次看,每次充滿了感動、驚訝與沈思。我最後要說:任祥你是個奇女子,上天賦予了你才華,父母給了你毅力(你家字典真是沒有「難」字),家人給了你支持,你得天獨厚之餘,你要替台灣多做一點事,讓我們的孩子生生世世以做中國人為榮!

 

洪蘭

西元二○一○年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