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這個花頭多的孩子 — 顧正秋

 

妹妹名字中的「祥」字,顯群與我取自於陳誠夫人譚祥的名字。陳夫人秀外慧中,是當時婦女界的典範,我們希望女兒能沾些她的福氣。

妹妹急性子,早產一個多月,在保溫箱住了一個多月。不過她出這套書倒是挺有耐心的,忙進忙出費了五年多。書裡寫的許多小事是她七、八歲或十幾歲時發生的,沒想到會在她心裡埋下種子。有人說早產的孩子比較敏感,妹妹的確有顆容易感動的心,才能連生活的小事也記得那麼詳盡。多年前她開始構想這套書,之後就常常問東問西,要我回憶往事,或是考我有關我們以前怎麼吃,家裡怎麼擺設,或是我曾說過的一段什麼話;為了求證某個菜色拉我吃各種館子更是常事。她還自己做麵條麵包,種菜,種香菇,做豆腐乳、醬油、養雞下蛋,每次收到她送來的東西,我總懷疑她那個家怎麼生得出那麼多東西。 

妹妹花頭真多,我總說她「十八般武藝,樣樣稀鬆」。她念初一時想向我學戲,我哪會教她這個生虎子,請了王克圖先生來幫她吊嗓子,這小姐還沒有進入狀況,就急著去學古箏,學了幾天又換了把吉他,最後定情於吉他。我問她要不要找老師學,她說不要,自己摸索著玩。過陣子,說學校找她表演,再過幾天又說電台找她上節目,再過一年,說要去「艾迪亞餐廳」駐唱,我一聽,可要管了,陪她去忠孝東路看那家西餐廳,雖然在大馬路邊,但光線陰陰的,哪能答應?她執意要去,並保證不耽誤功課,最後才答應她一星期去一次,哥哥八點送去,十點接她回來。再過幾月,說有人要幫她灌唱片,後來真的灌了兩張。接下來,山葉音樂要請她主持「跳躍的音符」節目,要做專輯……,妹妹玩什麼都非要玩出名堂才肯罷休。雖然她的古箏沒練好,但把古箏曲子〈陽關三疊〉改用吉他彈唱,也把南宋詩人陸游的〈釵頭鳳〉用吟唱的方式唱出來,再把鄭愁予的詩〈錯誤〉,劉半農的詩歌〈雨〉童謠〈紫竹調〉、〈小白菜〉等重新詮釋,倒也走出一條清新的路線。但我仍不同意她把歌唱當本業,最後她選擇服裝設計,一樣忙進忙出,今天發表會,明天服裝秀,今天要我陪她選扣子,明天要我看她陳列的櫥窗,搞得我眼花撩亂。後來也沒往那條路繼續走,倒是在珠寶設計上發揮了當年所學。

嫁給仁喜後,她突然變成個管理主管,我真替她捏把汗:自己都沒管好,還要管別人?不會做帳,哪能管帳?只見她每天抱著電腦,說有新的程式可利用,常常弄到三更半夜。過一陣子,又做起室內設計,沒日沒夜的在工地監工,整個辦公室堆滿了材料。這小姐就是「不嫌多」,東西越多她玩得越來勁。一樣玩過換另一樣,每樣都玩得很盡興!我常常問她:「妳玩兒的過癮嗎?」

她帶孩子也像在玩。自己還像個孩子呢,帶著三個蘿蔔頭瘋進瘋出的,一下子夏令營,一下子做教具,接接送送忙不停。她與仁喜倒是非常認真的栽培三個孩子,做他們的孩子,是前世修來的福!現在孩子們大了,想想她體力上心力上,總該靜下來了吧,哪知她越來越忙:忙著讓孩子們知道我們中國人的好,忙著讓世人知道茶道、花道源自中國,屈原、孔子不是韓國人。

妹妹最不服氣咱們的好東西被外國人偷去,氣呼呼的說要出一套介紹中國生活文化的書。最近她把第三本「秋」的部分樣稿送來,我認真的讀她寫的文章,看她安排的場景與圖片的解說,幾年下來整理出的出版、成語、詩詞、戲劇等資料,分析她想承傳的東西,這才知道她這回玩的這麼認真,這麼廣泛。我說她像個記者,採訪的對象是「生活」和「中國」;也像做學問一樣的,每個主題都親身體驗、分析才下結論,居然完成這麼大一幅生活地圖。

我自己不擅於打理家務,從小灌輸妹妹要學會做家事,這方面她倒是個中好手。誰想到打理家務這等小事,她可以抬到檯面上來分析。妹妹偶爾寫點東西,我也沒想到她可以寫這麼多龐雜的資料;如今終於見識這個女兒現學現賣的能力,相信其中難免有一些錯誤之處,還請各方賢達不吝指點。

我知道那個打著燈籠找來的好女婿,是支持她完成這一套書的人,但仍感覺冥冥中好像有人陪著她策劃,抓著她的手寫稿。我問她,妳怎麼可能想得出來?她說:「媽媽,我體會人要發願,一旦發願,就有無形的助力!」我又問她,妳怎麼有這麼多時間?她說:「媽媽,做下去,時間就會出來的!」這孩子真像她父親,熱心熱情,有能力,勇往直前。我這個做母親的,祝福她完成心願,也祈禱上蒼賜福,一如我們為她取的名字,一切吉祥。

 

顧正秋(簽名)

西元二○一三年十一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