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家》小言 — 南怀瑾

 

二○○九年初冬,国际知名建筑师姚仁喜偕夫人任祥到来,遇其同门登琨艳在座。登琨艳亦为享有国际盛名之建筑师,彼此适得其会,谈笑风生,讲说现代文明与建筑问题。正值此时,任祥取出她平日所作《传家》书稿,含蓄的说,请老师过目指示,且说明自己多年来光阴并未虚度,想为社会文明与中国文化作一点贡献。

我一边翻阅,一边颇为惊讶。目前大家都觉得社会风气大有问题,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亦正处於不古不今丶不中不外的转变之中,大家莫衷一是。任祥是世家名媛,他的父母是我老友,皆为台湾当时政治丶经济丶文化界的名人。她关心世事,为保留传统文化,中国人生活起居部份习俗,以及启发後辈少年儿童鉴古知今丶继往开来的知见,撰写此稿,甚为难得。她生长在二十世纪中期以後的台湾,亲受家庭影响,在时代的剧变中,因感受中西新旧文化的激荡而不安。

台湾号称宝岛,在我幼年时期的心目中,只知道它是海外名山,蓬莱仙岛,可望而不可及。推溯十七世纪中期,明末清初之际,郑成功率领全国各地豪杰,及不愿作二臣者,进驻台湾丶澎湖,因此二百馀年来,尚能保留中国传统文化与各地生活的习俗。及至二十世纪中期,中国的局势掀起空前未有的变数,导致全国各界人士及文化菁英迁移台澎,这是又一次中国文化在台的汇流。由於历史上这两次的文化总汇,虽不尽能代表中国全体各民族的传统生活习俗,但也具体而微,足以代表中国文化於一隅,其中包括了客家文化丶八闽文化丶瓯粤文化等遗风,这些大致都脱胎於河洛文化的古风。

任祥生当此际,并不热衷追逐富贵荣华,而能做出一般人漠不关心,而却与中国人生活最为切要的大事,极为可钦可佩!故喜为之介。

西元二○○九年十二月 岁次己丑初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