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滋味丶做人的道理 — 洪兰

 

十月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下完课回办公室,在走廊上看到一位风姿绰约的少妇坐在那儿看书,我第一个反应是「这一定是任祥」,立刻走上前去打招呼,果然是她。这是我第一次和她见面(舞台上远远看见的不算)。我为什麽敢这样冒失?第一,她跟我有约,第二,人的相貌和行为跟这个人的品性和修养有关,这就是欧威尔(George Orwell)说的「随着时光的流逝,每个人都有他应得的相貌」。

她来找我替她的《传家》这本书写些感想,我感到非常荣幸,一口答应下来。这本书我在新书发表会上听她介绍时就很喜欢,立刻想买,後来知道它有九公斤重,我搬不回去才作罢。我原以为十天内可以交稿,想不到把这本书反覆看了两遍以後,竟然不知从何下笔,因为太感动了。

这本书里没有人云亦云丶剪刀浆糊,也没有矫揉造作丶无病呻吟,二十七万字全是她自己写的。我看到一个妈妈在反覆叮咛她的孩子怎麽走人生的路;我看到一个科学家在实事求是:谈到种菜,她在家中阳台用装酒的木箱种菜;谈到鸡蛋,她养了土鸡和饲料鸡来作比较,她什麽都亲身体验过才敢写出来,这种人现在太少了,我终於了解为什麽她的夫婿,姚仁喜先生,那天会在新书发表会上说,他不知道哪一天任祥要写牛奶时,家里会出现一头母牛。最主要是我看到一个中国人把她自己的文化忠实的记录下来丶传下去给後世子孙知道,光是这份心就令人感动不已了。

我们这一代接受过中国传统教育,又去西方喝过洋墨水的人特别感受到文化侵略与文化流失的危机。刚回台湾时,有一天我在路上看到幼稚园的老师带着小朋友在作万圣节的游行。我问一个小朋友:「你们在做什麽?」,那个孩子说:「不知道」,另一个说:「在做鬼啦!」,我说:「做什麽鬼?」大家都摇头,我就问老师,老师说:「就是美国的万圣节呀!」。老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如果不知道,为什麽只是因为美国有,台湾就一定要学呢?我再问她:「那你们中元节有游行吗?」,她不耐烦的看着我说:「中元节游什麽行?」,我说:「一样是鬼节呀」,她转过头去不理我了。那天我很感叹外国的东西不分好坏照单全收,我们自己的文化却一点一滴的在流失。今天看到任祥花了五年的时光作出这一大套四本厚厚的《传家》,真是感动莫名,她起而行之,把很多人心中想要做而没有勇气丶能力或时间去做的事做出来了。蒙古有句谚语「嘴巴杀死的猎物搬不上马,言语杀死的猎物剥不了皮」,任何事只有实做才是真的。

这本书虽然是讲食衣住行,但是重点在食上。《礼记》说「夫礼之初,始诸饮食」,民以食为天,从饮食开始是对的。礼是一种美化的行为丶和谐的秩序,老百姓最关心食,吃到好吃的,每个人都会喜笑颜开,因为食物中的碳水化合物会透过血脑屏障进入大脑变成血清胺的前身,血清胺跟情绪是直接的关系,使心情好。好吃的东西还会直接活化我们大脑中的愉悦中心,使大脑分泌多巴胺让我们心情更加愉快(中国人生意喜欢在酒家里谈是有道理的,酒酣耳热,心情好时,生意容易谈成)。饮食的色香味无一不是艺术,说穿了,饮食就是生活的滋味丶做人的道理。杜威说「生活即教育」,父母每天从饮食上教孩子规矩:有酒食先生馔丶父母没有动筷,孩子不可以先抢丶吃有吃相等等,合乎礼的行为,就是我们说的「教养」。

中国人做人道理最多的就在饮食的礼节上,请客时,排位非常重要,谁坐上位,谁坐下位,复杂的很,不小心就得罪人。任祥家有个很好的方法,她请客,进门时先在玄关拿对联的半张,进屋後,去椅子上寻找另一半。例如在门口拿到「天增岁月人增寿」,进门後就去寻「春满人间福满门」,这样一切随机,就不会有人抱怨,真是高招。任祥做事总是皆大欢喜。

这本书的另一个特点是美,书中每一张图都美的不得了,你一边看一边在想:「怎麽可能拍的出这麽美的图?」,它所传递的讯息是中国的文化是美的丶是深厚的,只有慢慢欣赏才能体会到中国人的智慧,尤其在食衣住行这个基本的生活文化中,「美」更是重要。同样是进食,有文化的和没有文化的差别就在这里。

这本书不但是中国人的生活智慧,它更是父母传给孩子的宝,它让孩子知道祖先曾经是如何的生活,创造出怎样璀璨的文化。做人子孙不可妄自菲薄,不可「汉人学得胡儿语,站在墙头骂汉人」,崇洋媚外。在经过一百多年来的列强欺侮後,重新建立民族信心是很重要的。

民族自尊心是要透过了解自己的长处,从生活中去建立起来。「草药」就是个好例子,的确有些西医无法治的病,中医没开刀就治好了。我小时候有个跟我同年的邻居孩子,不知得了什麽病,肚子涨的像鼓一样大,送去台大医院,医生说无救了,叫家人抬回家准备後事,正巧碰到一位懂得中医的先生,开了一帖草药,那孩子居然活了过来,开学时又跟我一起上学了。可惜的是中国人常惜墨如金,没有把药方写下来,又传子不传女,许多偏方都失传了。幸好现在开始用科学的方法去研究中药,失去的虽然已经找不回来了,至少是亡羊补牢,而且透过科学研究可以开发新的药方。看到先人生活的智慧有这麽多我们可以学习的地方,这本书叫「传家」,名字取的太对了。

 

另一个我很喜欢的地方是任祥教育孩子的态度:她家没有电视,孩子休闲是看书不看电视,而且家中的电脑放在公共空间,孩子不能关起门来在房间上些不该上的网。在现代,很多父母做不到这一点,有些人一回家就要扭开电视,即使不看也要有声音,无法一个人安静独处,如果父母看电视,孩子怎麽可能不看呢?最近有研究指出,一个人若是要借助物资或外力才能填补心中的空虚,这个人是不快乐的。不快乐的父母常会有不快乐的孩子,台湾忧郁症这麽严重,物欲横流丶精神空虚是个原因。这本书不但谈中国人的食衣住行,也谈到很多生活的态度,人只要生活有原则,做事脚踏实地,凡事求真丶求善丶求美,就不须靠外在声光来满足。成就感不是礼物,没有人可以给你,你必须自己努力去「赚」(earn it)来。

这套书我花了两个礼拜仔细拜读,每次看,每次充满了感动丶惊讶与沈思。我最後要说:任祥你是个奇女子,上天赋予了你才华,父母给了你毅力(你家字典真是没有「难」字),家人给了你支持,你得天独厚之馀,你要替台湾多做一点事,让我们的孩子生生世世以做中国人为荣!

 

洪兰

西元二○一○年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