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这个花头多的孩子 — 顾正秋

 

妹妹名字中的「祥」字,显群与我取自於陈诚夫人谭祥的名字。陈夫人秀外慧中,是当时妇女界的典范,我们希望女儿能沾些她的福气。

妹妹急性子,早产一个多月,在保温箱住了一个多月。不过她出这套书倒是挺有耐心的,忙进忙出费了五年多。书里写的许多小事是她七丶八岁或十几岁时发生的,没想到会在她心里埋下种子。有人说早产的孩子比较敏感,妹妹的确有颗容易感动的心,才能连生活的小事也记得那麽详尽。多年前她开始构想这套书,之後就常常问东问西,要我回忆往事,或是考我有关我们以前怎麽吃,家里怎麽摆设,或是我曾说过的一段什麽话;为了求证某个菜色拉我吃各种馆子更是常事。她还自己做面条面包,种菜,种香菇,做豆腐乳丶酱油丶养鸡下蛋,每次收到她送来的东西,我总怀疑她那个家怎麽生得出那麽多东西。 

妹妹花头真多,我总说她「十八般武艺,样样稀松」。她念初一时想向我学戏,我哪会教她这个生虎子,请了王克图先生来帮她吊嗓子,这小姐还没有进入状况,就急着去学古筝,学了几天又换了把吉他,最後定情於吉他。我问她要不要找老师学,她说不要,自己摸索着玩。过阵子,说学校找她表演,再过几天又说电台找她上节目,再过一年,说要去「艾迪亚餐厅」驻唱,我一听,可要管了,陪她去忠孝东路看那家西餐厅,虽然在大马路边,但光线阴阴的,哪能答应?她执意要去,并保证不耽误功课,最後才答应她一星期去一次,哥哥八点送去,十点接她回来。再过几月,说有人要帮她灌唱片,後来真的灌了两张。接下来,山叶音乐要请她主持「跳跃的音符」节目,要做专辑……,妹妹玩什麽都非要玩出名堂才肯罢休。虽然她的古筝没练好,但把古筝曲子〈阳关三叠〉改用吉他弹唱,也把南宋诗人陆游的〈钗头凤〉用吟唱的方式唱出来,再把郑愁予的诗〈错误〉,刘半农的诗歌〈雨〉童谣〈紫竹调〉丶〈小白菜〉等重新诠释,倒也走出一条清新的路线。但我仍不同意她把歌唱当本业,最後她选择服装设计,一样忙进忙出,今天发表会,明天服装秀,今天要我陪她选扣子,明天要我看她陈列的橱窗,搞得我眼花撩乱。後来也没往那条路继续走,倒是在珠宝设计上发挥了当年所学。

嫁给仁喜後,她突然变成个管理主管,我真替她捏把汗:自己都没管好,还要管别人?不会做帐,哪能管帐?只见她每天抱着电脑,说有新的程式可利用,常常弄到三更半夜。过一阵子,又做起室内设计,没日没夜的在工地监工,整个办公室堆满了材料。这小姐就是「不嫌多」,东西越多她玩得越来劲。一样玩过换另一样,每样都玩得很尽兴!我常常问她:「妳玩儿的过瘾吗?」

她带孩子也像在玩。自己还像个孩子呢,带着三个萝卜头疯进疯出的,一下子夏令营,一下子做教具,接接送送忙不停。她与仁喜倒是非常认真的栽培三个孩子,做他们的孩子,是前世修来的福!现在孩子们大了,想想她体力上心力上,总该静下来了吧,哪知她越来越忙:忙着让孩子们知道我们中国人的好,忙着让世人知道茶道丶花道源自中国,屈原丶孔子不是韩国人。

妹妹最不服气咱们的好东西被外国人偷去,气呼呼的说要出一套介绍中国生活文化的书。最近她把第三本「秋」的部分样稿送来,我认真的读她写的文章,看她安排的场景与图片的解说,几年下来整理出的出版丶成语丶诗词丶戏剧等资料,分析她想承传的东西,这才知道她这回玩的这麽认真,这麽广泛。我说她像个记者,采访的对象是「生活」和「中国」;也像做学问一样的,每个主题都亲身体验丶分析才下结论,居然完成这麽大一幅生活地图。

我自己不擅於打理家务,从小灌输妹妹要学会做家事,这方面她倒是个中好手。谁想到打理家务这等小事,她可以抬到台面上来分析。妹妹偶尔写点东西,我也没想到她可以写这麽多庞杂的资料;如今终於见识这个女儿现学现卖的能力,相信其中难免有一些错误之处,还请各方贤达不吝指点。

我知道那个打着灯笼找来的好女婿,是支持她完成这一套书的人,但仍感觉冥冥中好像有人陪着她策划,抓着她的手写稿。我问她,妳怎麽可能想得出来?她说:「妈妈,我体会人要发愿,一旦发愿,就有无形的助力!」我又问她,妳怎麽有这麽多时间?她说:「妈妈,做下去,时间就会出来的!」这孩子真像她父亲,热心热情,有能力,勇往直前。我这个做母亲的,祝福她完成心愿,也祈祷上苍赐福,一如我们为她取的名字,一切吉祥。

 

顾正秋(签名)

西元二○一三年十一月